大咖名流

大咖名流
您的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海地:土都吃不起的第三世界国家为何被中国批评不留半分颜面


发布日期:2022-09-22 06:37   来源:未知   阅读:

  “中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在孔孟之道里,中庸是一个人道德行为的最高标准。

  正因如此,国人们为人处世之时,也惯于运用此法。即不会锋芒毕露,讲话内敛含蓄,尽量不出口伤人,最好能做到左右逢源,互不开罪。如果上升到国与国之间的外交,亦是如此。

  长久以来,中国在外交环境中表现得都像一个翩翩君子,不论对待怎样的国家,都以很婉转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当然,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遇到蛮不讲理之国时,也会进行有力的反击。

  尤其是近几年,耿爽、华春莹、赵立坚等几位外交部官员们面对挑衅的慷慨陈词,令国人倍感骄傲与荣幸。

  如今耿爽已经调任为中国驻联合国副代表,还是全权大使。虽岗位调离,可他敢怒敢言的性格仍旧未有丝毫退减。正因如此,他才得以在中国的微博和外国的推特、脸书上收获一大票粉丝。近日,耿爽再度因为自己的仗义执言引来了一众好评。

  上个月联合国召开了一场有关海地问题的视频会议,这个国家是个典型的扶不起的阿斗。它虽是拉丁美洲第一个独立的国家,但并未将精力都投入到经济建设上来。它虽然几面环海,也并不愿利用海洋资源发展渔业与贸易产业。

  前几年的太子港地震,政府反应之缓慢,物资调遣之不及时,让海地臭名远扬。从1995年开始,联合国以及其它国际组织和国家陆陆续续地向其投入了八十亿美元的资金扶持.

  这笔钱足以让海地这个仅有一千多万人口的国家摆脱贫穷的困境,可现在的海地,仍旧在世界最不发达国家排行榜中名列前茅。

  耿爽在视频会议中罕见地采用了严厉的措辞,他说:“当前海地政治僵局依旧,安全局势极速恶化,新冠肺炎疫情和经济社会困境重叠交加。暴力犯罪和社会动荡相互交织普通民众苦不堪言。”

  他厉声说道:“海地政府和领导人,对这种情况负有绝对的主要责任。长期以来,海地政治派别争执不休,政治人物为自己利益奔走,毫无作为。滥权腐败,屡禁不止。”

  耿爽表示近三十年来,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牵头下,许多国际组织和国家陆陆续续向其投入了巨额的人力物力,但是所有投入都未能得到珍惜和善用。那些人道主义物资,尽数成了官员们的盘中之餐,没有起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

  熟悉耿爽和外交部的人都清楚,如果不是特殊情况,受过高等教育和有远见卓识的外交人员,不会如此动怒。他们的讲话往往是慎之又慎,尽量做到在不伤及其它国家颜面的情况下解决问题,可耿爽大使的这番话的确是与以往的作风不符。

  耿爽大使其实是对事不对人,他个人对海地这个国家并无任何偏见,只不过海地当局这些年的所作所为的确令人大失所望。当年特朗普还在任时,就曾破口大骂,指责海地是个坐在粪坑上的国家。可见,并不是只有中国对海地不满意。

  那么,海地作为一个土都吃不起的第三世界国家,为何被中国批评,不留半分颜面?它又做了什么?

  首先,持续近二百年的内斗。1804年德萨林宣布成立海地国,而后实行人种灭绝政策,屠杀了大半的白人。

  这种残暴统治也让他在从政的两年后遭遇刺杀,海地陷入了南北分裂状态。总统亨利一世恢复了贵族制度,在面积不大的海地扩建宫殿,分封诸侯,残暴地压榨百姓,接着他又在政变中死于非命。

  随即法国波旁王朝复辟,开始向本就贫瘠的海地索赔。屋漏偏逢连夜雨,海地发生了地震随即而来的是又一场血腥暴力的政变。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四位总统轮番上阵,其中还不乏一位文盲。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国家制度,顷刻毁灭。

  此后的岁月里,尽管出现过像热甫拉尔这样既受人民爱戴又有执政能力的好领袖,但毕竟只是少数,整体上仍旧处于动荡不安的状态。即使到了现在,联合国出兵干预,这个国家的政坛也仍旧是毫无稳定迹象。正因如此,海地的经济一直都没有出现改观。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海地这个战火蔓延了百年的国家,又怎么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现在海地的政党以及领导人们,都在为了追名逐利而勾心斗角甚至不惜大打出手。他们都盘算着在有生之年,尽可能地攫取国家利益,丝毫不顾及民众们的感受。

  不论哪个国家给予资金支持,都毫无疑问地会进入这些人的口袋。即使他们愿意把资金吐出来,可是只要他们还在争斗,再多钱也无济于事。在其位,谋其政,既然身居高位,为何偏要做些损人利己之事?

  在海地,从政门槛极低,一千多万人口居然有数百个政党。他们手中大都握有军队,稍有不平便会大打出手。即使有少数愿做出一番事业的总统,也往往在目标达成之前,就黯然下台。

  其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海地与多米尼加共存于一座小岛之上,后者比起独立的时间要晚,论其与“天堂”美国的距离和关系,也是海地要近一些。

  如今多米尼加的人均生产总值已经达到了八千美元,可海地只有可怜的八百美元,连革新开放前的越南都不如。

  如果海地能够发愤图强,搭乘美国的快车,以它的人口基数必定能在短时间内有质的变化。可是海地对此仿佛丝毫提不起兴趣,在那里,战争已经成了常态,无人会在乎底层平民们的死活。

  耿爽大使愤怒就愤怒在海地当局的无动于衷,世界各国都不遗余力的想改变海地的现状,只有它们的领导人不想。

  这种事情并非是几个国际组织干预就能解决的,必须得让海地内部的政党协商处理。这就意味着,大部分政党要放弃自己的利益,那些不把民族和国家放在首位的官吏们,怎会心甘情愿地接受。

  再次,海地人民的现状的确堪忧。大多数的百姓一家四五口人只能挤在一个四五平方米的小房子中浑浑噩噩度日,他们仰仗着少到不能再少的粮食生存,可这又怎能果腹?所以,海地的大部分民众都选择做起了小生意,而这“小生意”到底有多小呢?

  在节目《侣行》中,张昕宇和梁红团队来到海地一处平民家中采访,发现老妇人用一美元买两罐花生,再徒步去到离家二三十里的边境贩卖,赚取五美分的差价。在老妇人眼中,这种情况并无任何不妥,因为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所以,在太子港尽是些售卖瓶瓶罐罐的小商贩。那里的卫生环境着实堪忧,大街小巷洋溢着挥之不去的恶臭气息。人的粪便以及动物的粪便,都随意丢在一旁,即使路人不经意踩过,也并不会感到诧异。

  当然,这点资金也不足以让全家人都能吃顿饱饭,所以他们选择吃土,将其当成主食。在外面找到泥土而后将其在水中清洗,再放到太阳下晾干,便可食用,很多海地人都是因消化不畅而死。

  通常大家开玩笑都会说穷到吃土,可海地人是正儿八经的吃土,甚至有些人吃土都吃不起。毕竟,黄土要加些油盐,否则实在是难以下咽。

  如今海地超过六成以上的人是文盲,斗大字不识一个;八百多万人属于赤贫状态;而且还大都没有正式的工作。即使有,工资也是极低的。穷是原罪,可如果用力洗刷,也不会是这番结果。这样的海地,简直是穷到令人发指。

  最后,中国为什么要批评海地,正是因为它的无可救药。这些年来国际社会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都想让海地从目前的窘迫中剥离出来。

  可是海地的那些达官贵胄们对此嗤之以鼻,他们一方面恬不知耻地向联合国要援助;另一方面拿着资金收入自己囊中。正如耿爽大使所言,海地的现状没有任何外部解决途径,只能依靠海地自己的努力。

  对于海地而言,即使言语如此犀利,不给其留半分颜面,那些领导们仍旧是不知悔改。反正海地乱下去,丝毫不影响自己纸醉金迷,风花雪月的生活,还能不劳而获的从其它国家手中拿到援助,何况去费心劳神的改变。

  这么多年的援助,也让海地的懒惰情绪持续上升。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衣来张口,饭来伸手的生活,倘若联合国脱手不管,或许海地还能有一丝生机,当然大概率上他们还会自暴自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