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咨询

历史咨询
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咬下此卷知春味


发布日期:2022-05-25 00:05   来源:未知   阅读:

  春卷这个名字,显然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把春天都卷起来,这容量大得简直无法计算。

  春卷的名号是以点带面的表现,它包卷的馅料以春蔬为主打,春日里,咬下一口春卷,可称之为“咬春”。这种具有光辉色彩的品食仪式,有别于一般的吃喝活动。

  春卷美味在于馅。我较爱吃的是韭黄馅春卷,切成小段和肉丁烹炒,包在薄如蝉翼的白面皮里。一根根平行排列的春卷犹如大雪覆盖的草舍前的栅栏,放在油锅里炸,炸至金黄时捞出,有序地摆在盘中,看上去还是栅栏,只不过已经是黄金屋的栅栏了。这有些类似普希金《渔夫和金鱼》里的情节,在神奇金鱼的帮助下,渔夫的破泥棚变成了金碧辉煌的皇宫。

  韭黄在春节前上市,它是无光环境下生长的韭菜,黑暗给了它嫩黄的娇容,赐予了它多水的柔情,但还未等到韭黄寻找光明,它就和肉丁一起被面皮裹挟着跃进油锅,菜籽油隔着面皮,隔着窗户纸般向韭黄奉献热情,韭黄泪点极低,很快地盛溢出汁水,和肉丁的油脂合二为一。韭黄春卷吃在口中,就演变成了一嘴春水,春天的气息由此更浓。

  春卷还可用荠菜、白菜、青菜、萝卜、青蒜等作馅。祖母在世时,喜用青蒜作馅春卷,这是老家的传统,选粗壮的紫皮青蒜,剥掉几层外衣,只保留嫩芯的青蒜,和肉丝炒制后入馅,这种春卷我母亲起初吃不惯,她觉得味道“浑气”,在后来祖母年迈时,她却经常烹制青蒜春卷,陪着老人家一起食用,我吃饭时,打量过她的样子,她吃春卷时没有一丝愁眉苦脸,一切是那么自然。

  包春卷的面皮,有专人加工。年底的时候,集贸市场附近就会出现卖春卷皮的人士,他们的锅具等都放在三轮车上,一般现场制作,他们系着围裙,戴着护袖,右手裹着一团面团上下甩动,远看像是手持着大块棉花。他们跟前都是两个平底小锅,劳作时,把手中的面团蜻蜓点水般地依次朝左右两边平底锅上一按,等到锅上面皮边侧翘起来后,就把面皮揭起来,放到旁侧预备好的毛巾上,做一张叠一张,搁成一摞,盖上毛巾,放到旁边的木箱里。等到顾客购买时,再取出拿秤称重。有时大人会让小孩来买,准备的竹篮子里也是垫着一块不干不燥的毛巾,预防面皮被风吹干,相互间粘连在一起。

  油炸后的春卷搁到碗里,用筷子夹起,抖上几下,这一抖有很重要的自我安慰——觉得这样的春卷会没那么油,春卷竖着入口后,“咔嚓”一声,春卷被牙齿拦腰折断,嘴里实在承接不了春卷里的热烫,但又不舍得把春卷吐出,只好仰头呼着气,缓慢地感受春卷被口舌消磨殆尽。

  春卷是有人情味的吃食。鲁迅寓居北京的1917年年底,曾和二弟一起携手到青云阁饮茗,吃春卷。适口的春卷伴着热茶的香气,让寒冷的气候变得充满阳光。这对文学史上著名的兄弟,手足深情,足可以让我们感到温暖。